白衫落欢颜

三月

江南小镇,烟雨袅袅。
今年的荷花不知为何开的比往年早上许多,雨后叶瓣随着雨雾若隐若现。
那时,江南云雾缭绕,宛如一段段轻薄似的缎带缓缓的围绕开来。
午时下过雨,雾气拢住整个江南,檐下水滴还一滴一滴坠到石地里。却依然能感受出曲叶水秀,如诗一般的朦胧。
末时,我撑着把墨白色的油纸伞便悠悠的的朝着书院走。白色的油纸伞中如星辰般点缀着墨色,有如给人空股幽香般的美。
伞内,姑娘娇小玲珑的脸上好像有着淡淡的清香,让人心神旷怡。双眸似水,带着淡淡的冰冷,三千青丝散漫的垂于胸前。肤若凝脂,白得透皙,神情淡漠,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。
身着淡蓝色的衣裙,披着一段洁白的轻纱,腰间用白色丝软烟罗系成一个淡雅的蝴蝶结。头上没有繁琐的装饰,仅仅是一根淡绿色的发带,束着一小段青丝。
我沿街而行,路旁的石像因着刚下过雨,还带着几道模糊的水痕。街道静谧而又清新,雨后的味道总是那么令人舒服。
一路过去,总感觉似云端般,像踏着云,美的如梦,似梦非梦。好似又想醉倒在这里面,美的好像不存在一般。
靠近书院的荷花亭那一段路,不知怎的,雾气渐渐浓密起来,好像为谁而聚拢。
我睁着眼睛,路却越来越模糊,眉头开始微微皱起。
亭的中央,挺立着一袭白衣,背对着我看不清他的面容。风迎面而佛,头发被吹得散乱而来。不知何时,心头总感觉有着熟悉的感觉划过。
他的背影如嫡仙般,背影美的让人不敢亵渎。一切,好像经历过。又似羽毛划过清泉,心底的那一丝悸动与颤抖。
我是不是……忘了什么
周围的荷花好像都在一瞬间盛开,为着谁绽放。
时间仿佛停止一般,我站立着,没有任何动作。他也没有回过头,一切看起来都无比美化。
再回过神,我张开嫣红的朱唇,却感觉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他终于像是察觉到了什么,缓缓的回过来头,看着我。
“我好像见过你……在哪里?”朱唇轻启,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。
他绝美般的脸,一支白玉碧簪挽着一头黑发。白色的长袍着身,腰间束一条青带,与玉簪朝相辉映,越发映衬得此人丰神隽美,从容淡雅,他淡淡而立,目光有着些许冷冽,一双黑眸仿佛幽潭。
眼眸的清冷与莫测再见到我的一刻起消失不见,只剩满眼的宠溺与惊喜,我感觉已经要溺毙在他的眼眸里了。
他也像是带着笑意一样,清冷的语调缓缓蔓延而开“好久不见”

from 欢颜